MD5 - 美國國防科技創新的產官學孵育計畫

May 27, 2018

 (圖片來源: Georgetown University)

 

什麼是MD5?Military District 5 計劃

 

MD5為美國國防部在2015年,由美國國防大學提供之資源、設備及校地為基礎,與眾多美國國安部門,如陸軍網戰司令部Army Cyber Command(ARCYBER)、美國國家安全局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NSA)、美國特戰司令部U.S.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USSOCOM),及非對稱作戰大隊 The Asymmetric Warfare Group等單位,所發起的公共私營合作計畫。這個計畫並與美國史丹佛大學、紐約大學、喬治城大學,以及眾多美國最高學府進行的官民合作。

 

這個計畫試圖建立一個以「人才」為中心的國安科技 的「創新管道」(innovation pipeline)。主要概念為:將內部關係人,如國防部企劃人、採購、操作及戰鬥人員,與外部關係人,如研究者、學生、律師、醫生、新創企業家等,共同置放在一個能大量接收最新國安科技、直面國安挑戰的平台,使所有參與方都能夠有充分的資訊跟準備,去思考這些新科技在國安的應用,刺激這些人才去發展出新的作法。之後結合內外部人才,共同創造將抽象的點子(Idea)與 洞見(Insight)轉換成軍事上可行、經濟上允許、商務上成功的國家安全解決方案。

 

主要分為三階段、透過教育、合作、加速,將抽象的點子與洞見轉換成具體的國家安全解決方案。

 

 

階段一 :Education─教育

 

1) Hacking for Defense(H4D 國防駭客松課程)

最初由史丹佛大學提供的H4D的課程(現階段紐約大學、喬治城大學也開始參與),提供修習的研究生(包含完全沒接觸過國安的學生,以及退伍軍人學生)與美國國防部(DoD)、情報體系,共同協作去研發、製作、並打造符合國安需求的原型產品 (prototype) 或者解決方案。DoD可視產品服務,提供資金。在整個過程中,也有風險投資者表達興趣、甚至投資併購的可能。

 

比方說,假設美國的悍馬車在阿富汗的崎嶇地形,導致車輪承軸無法應付,常常在危險區域故障, 長時間暴露在敵火風險中等待鄰近基地派維修人員修繕。這類的問題,就會由陸軍或者其他部門,交給參與Hacking for Defense的小組共同思考解決方案。如果做出可行方案,許多企業併購、風險投資、各國防相關企業部門,也有下單的可能性。

 

2) MD5 Boot Camp(MD5 五日密集課程)

是由國防部(DoD)精選的部門提供的5日密集課程,主要對象為創業家、企業內創業家、科技人、實業家。教師背景多元,包含矽谷的科技、風險投資、商業背景以及媒體經驗。學生與美國太平洋艦隊人員交流,直接面對美國國安遇到的問題,找出解決方案,並透過課程讓小組成為具有被投資潛力的標的團隊。可參見此網站 (https://www.md5.net/bootcamp)

 

 

階段二:合作、協作

 

1) md5.net

md5.net為MD5創建的網路平台,此平台將部份美國實際遇到的國安挑戰,透過群眾外包 (crowdsourcing) 的商業模式 ,利用網路來將工作、問題發包,藉此刺激創意並共同協作解決方案。

 

2) Bravo Zulu (新創展覽活動)

Bravo Zulu為每年1次3天的「新創展覽」活動,由軍方人士、政府關係人,以及經過遴選的公民共同參加,將具創新、具備商業化基礎的產品或解決方案,在展場上展示給各關係人。展覽活動也包含各種工作坊,以及許多MD5社群的活動。主要促進對國安有興趣的科技人、新創企業家之間的交流以及合作。

 

 

階段三:加速

 

1) MD5 Lab(MD5 實驗室)

MD5提供實驗室資源,給予需要實作「原型」產品的團隊或需要利用實驗室資源「驗證」相關國安科技的平台。目前MD5 Lab的主要目標為IoT軟硬結合項目,但隨著項目推進,之後可能會拓展到其他國安相關領域。

 

2) MD5 Fulcrum

類似MD5 Lab,不過更針對缺乏資金去使用設備、空間的新創團隊。在這個項目之下,早期的新創公司可以有機會使用DoD的R&D設備。儘管分為三階段,但對MD5有興趣的學生不需要全部走完全部MD5計畫,很多子計畫本身,已經包含兩項貨多樣元素,比如說H4D已經包含了教育、協作,但是沒有提供實驗室。

 

 

 

 (圖片來源: Army-technology.com)

 

為什麼這個計畫值得我們立刻做,我們可以得到什麼?

 

美國在面對伊拉克、阿富汗以及ISIS的威脅時,最大的弱點就是敵方使用不對稱武器,如IED(簡易爆破裝置)等低成本 、低科技,但是致命的簡易裝置。我們常從影劇中看到,從遠距透過手機遙控爆炸的裝置,就是一個例子。要對付這些簡易武器,就必須要快速裝備,快速應對。比方說,裝備遮蔽訊號的裝置等。又如,在ISIS掌控的區域,現在也有低科技的無人機襲擊美軍及其盟友,美方也需要迅速的尋找簡單有效的反制措施。然而美國的採購程序複雜,快速裝備、快速研發,遂成為最大挑戰。 MD5所嘗試的快速武獲,便是可強化傳統武獲的一種方式。

 

當中國面對美國,他們所要思考的就是超限戰,不對稱戰爭。同樣的,台灣面對東亞地區對我國具備威脅,但軍事力量倍數於我國的潛在敵手們,也要做同樣思考。

 

如何在政府資源有限的狀況下,運用台灣豐沛的商民、學術、金融資源,來解決我國對國安的需求?美國的MD5,是屬於要面對弱勢敵人的「反反制」,而台灣與美國相反,我們要以弱勢之姿「反制」強敵,但是做的方式倒是一致。況且台灣的科技、資金、人力,與伊拉克、ISIS、阿富汗,完全不同量級,我們更用我們的優勢,培育創新的手段,彈性與民間的資源協作來解決問題。

 

這種新的方式,不僅可活絡本土的軍民通用產業,只要想的方案好,這些簡易、快速、有效的創新產品,是非常可能進入美國的國安市場。不但可以增加我國的國防力量,也能刺激我們的創新、經濟力量,這便是 TaiwanDID 所努力的目標。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January 14, 2020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